首頁 | 滾動 | 國內 | 國際 | 運營 | 制造 | 終端 | 監管 | 原創 | 業務 | 技術 | 報告 | 博客 | 特約記者
手機 | 互聯網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計算 | 三網融合 | 芯片 | 電源 | 虛擬運營商 | 測試 | 移動互聯網 | 會展
首頁 >> 必讀一 >> 正文

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 暴風該說再見了嗎?

2019年3月11日 07:12  新浪科技綜合  

3月10日,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披露的消息,暴風集團因勞動人事糾紛再次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,且暴風集團實際控制人馮鑫也被法院限制消費。由于主體業務虧損,暴風集團近兩年的業績都不樂觀,2018年甚至虧損超過10億元,前三季度負債率達到78.65%。

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,在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失信信息項目中,執行法院是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,執行依據文號是京石勞人仲字[2018]第2433號,立案時間2019年1月24日,案號(2019)京0107執1028號,做出執行依據單位為北京市石景山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。

據了解,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為“支付工資1.2074萬元”,被執行人的履行情況為“全部未履行”,失信被執行人行為具體情形為“違反財產報告制度”,發布時間為2019年3月8日。北京商報記者就此事聯系到暴風方面,截至發稿,對方未作出回復。

事實上,今年1月25日就有媒體報道稱“自2019年1月3日-11日,暴風集團悄然增加了十幾條被執行人信息”。

屢次“被執行”的同時,暴風集團的業績也并不樂觀。暴風集團2018年業績快報顯示,2018年實現營收11.23億元,同比下降41%;凈利潤為虧損10.9億元,同比轉虧。暴風集團表示,業績虧損主要系暴風智能的互聯網電視業務處于業務快速拓展期,成本費用增加;互聯網視頻業務競爭加劇,利潤降低。

業績下滑與暴風集團多項業務不振有關。暴風影音曾是暴風集團的主要業務,在互聯網早期,暴風影音火爆一時,占據了大部分市場份額,但如今卻淪落到第三梯隊。根據2018年移動視頻App排行榜,暴風影音排名第13位。

在運營商財經網總編輯康釗看來,這是因為暴風集團沒有抓住機遇。“為了上市,在其他視頻軟件都在自制網劇、買版權時,暴風還在搞免費網絡下載這套,導致沒有核心競爭力,暴風影音的用戶開始大量減少,廣告收入自然下滑。”

暴風影音失利之后,暴風集團將目光轉向了硬件。2018年馮鑫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,他的目標是2018年暴風TV賣出200萬臺,到2019年就能進入大規模盈利的狀態。但根據暴風集團上個月回復問詢函的公告,暴風智能電視2018年銷量約70萬臺。

家電分析師梁振鵬指出,彩電市場本身已經連續兩年萎縮,暴風TV更是在2018年大打價格戰,導致虧損加劇,影響了健康發展。“暴風TV的生產銷售規模遠遠沒有達到彩電行業的盈利平衡點。”

多項業務的掉隊,讓暴風集團的股價神話也破滅了。2015年,暴風集團完成上市,在登陸資本市場后也不負眾望,最高時市值達到369億元,但如今該公司的市值僅為41.82億元。

“暴風的結局我預測會有幾種,第一是拋棄大部分業務,專注自己擅長的少部分業務,這樣就能節約成本,重新上陣;第二是馮鑫把持有的暴風主要股份讓出,使得暴風資產重組。”康釗說。

“暴風的問題確實和此前的樂視很相似,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能力,而業務線太長,資本市場一旦有變,現金流斷檔,業務就格外脆弱。因此,暴風成為第二個樂視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”產經觀察家、釘科技總編丁少將說。

編 輯:值班記者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2018年9月15日,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..
精彩專題
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
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
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
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
CCTIME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彩票联盟平台 汉源县| 望江县|